消失了

身體漸漸麻痺了
我好想大哭一場
但我發現我居然一滴淚也沒有
可笑的我   只是活在悲哀的鬧劇裡
 
黑夜與白晝裡   希望失望反覆交替
遙遠的距離      我與你在電話裡
有你的依賴我才能安心
但是你還是很孤寂
輕而易舉的消失在空氣裡
那份無奈煎熬著我自己
 
對於你的問題
我始終很難能夠回答
或許這代表著你跟我的差距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