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於憂患,死於安樂

池塘無所事事,開始與身旁的河流攀談起來。

池塘對河流說:“無論什麼時候抬眼望你,你總是奔流不息。這是怎麼回事啊?難道你感覺不到勞累嗎?而且我隨時都會看到,有時你拖著沉重的貨船,有時你運送著長長的木筏,至於你運載的小艇和舢板,更是多得無法統計呀!這種生活你要到何時才會厭棄呢?說真的,要是我,我會苦悶得死去!跟你相比,我的命運要好得多。當然,我沒有什麼名氣,不像你在地圖上蜿蜒了整整一頁,也沒有哪個歌手彈著琴把我頌揚。可是老實講,這一切毫無實際意義!我躺在岸邊柔軟的淤泥上,像貴婦人躺在羽毛褥墊上一般無憂無慮,享受著寧靜和安逸。我不僅不用擔心貨船或木排的侵擾,甚至不知道一條舢板有多重!如果發生意外,最多是幾片被清風吹落的樹葉在我的水面上輕輕飄蕩。八面來風,我都能紋絲不動,靜觀塵世的忙碌,思考生活的哲理。這樣悠閒自在的生活哪裡去找啊?”

河流回答道:“既然你在思考生活哲理,那你是否記得流水不腐的規律?如果說我還算得上是一條大河,那是因為我放棄了安逸,遵循這個規律而奔流不息。我年復一年,用源源不斷的清水為人民服務,從而也贏得了尊敬和榮耀。也許我還會奔流很久很久,而那時你將不復存在,被人們完全忘記。”

河流的​​話得到了應驗:它至今仍川流不息,而可憐的池塘則一年不如一年,先是長滿密密的水藻和莎草,最後竟完全乾涸而消失了。

才華若不能造福社會,就會日漸衰竭,直至枯竭;如果有才華的人終日懶散,那他將一事無成。

發表迴響